今日共16版  国内统一刊号CN51-0001  第21578期  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出版  2012年08月24日 星期五
首页 >四川日报 > 天府周末(13版)

红星路上 那些历久弥新的文化身影


    李劼人、沙汀、艾芜、阳友鹤、周克芹、琼瑶、刘心武……
□本报记者 陈四四
    翻开1949年的《成都市街道详图》,现在笔直宽敞的红星路尚无踪影,倒是布后街、华兴街、爵版街等多条小街巷已名声在外。
    研究成都街巷史的四川著名民俗学家袁庭栋这样对记者说,“四川日报社所在的红星路二段附近,自近代以来就是成都的文化中心地区。”100多年来,这里不仅是李劼人、琼瑶、刘心武等文化名人的出生地,而且有沙汀、艾芜、阳友鹤、周企何等众多文化名人在此工作生活,还曾经活跃着顾复初、傅崇矩、任乃强等几乎被世人淡忘的文化人,他们都在成都乃至中国文化史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迹。
    今年9月1日是 《四川日报》创刊60周年纪念日。在此之际,我们追寻当年活跃的身影,回望这片文化中心地曾经的故事……
1
老院子里的文人本色
    成都布后街2号,省文联、省作
    协的办公地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四
    川著名作家沙汀、艾芜、周克芹、
    孙静轩等都曾经长期在这里工
    作、居住。当年,车辐曾在这里写作了专著《李德才的扬琴表演艺术》。如今,他还保存着与好友们的合影照片。
    8月17日,布后街的一个茶馆里,记者见到了车辐的儿子车新民。由于车辐老人98岁高龄行动不便,车新民替父亲接受了采访。
    车辐是个老成都,从上世纪30年代起就开始从事文艺写作,专与文化人打交道。上世纪50年代,他从记者转行到省文联,主要负责整理和研究四川曲艺。
    在车新民的少年记忆里,布后街2号是一个有好几进的大院。青瓦平房上的玻璃窗由很多小方格组成,样式很别致,下墙则用木板做成了墙裙,“是成都老式公馆房的样式”。进门不多远就是车辐的办公室,只要一走进那间屋子,就能闻到浓浓的烟味。
    车辐只要一开始写作,烟就不离手。车新民记得,车辐办公室的长条办公桌上,总是放着一个笔洗,里面装着小半缸水,专用来堆放烟灰和烟头。多的时候,车辐一天能抽两包半香烟。
    热情直率的车辐常与一些老艺人打交道成了朋友,有说相书的,有唱清音的,有说评书的,有唱扬琴的……有个老艺人是盲人,只要听见脚步声,就知道车辐来摆龙门阵了。
    车辐对扬琴深有研究,本人也很喜欢唱扬琴,曾经与扬琴表演艺术家李德才同台演出。上世纪60年代,就在布后街2号的那间办公室里,车辐写出了专著《李德才的扬琴表演艺术》,对这位艺术家的唱腔特点、表演风格等进行了深入研究与分析。
    布后街2号内的作家们,也是车辐的好友。车新民专门翻出车辐和沙汀、艾芜、阳友鹤在省文联老院子里的合影,他说,“这是我上世纪80年代给他们拍下的。”据车辐回忆,沙汀总喜欢穿葱白布衣服,戴着罗宋帽,爱去祠堂街的书店和少城公园的茶馆……
2
戏窝子里的名旦风采
    1905年,华兴正街老郎
    庙原址上,悦来茶园修建,
    成都有了近代史上第一个
    大型的、正规的剧场。从此,这里成了公认的川剧戏窝子。自1953年在此演出第一场后,著名川剧小生蓝光临就再也没离开过。
    一身金黄龙袍,高翎冠冕。蓝光临跨步走上1米高的戏桌,怒目圆瞪,噌的一声从戏桌上一跃而下。8月5日,成都市振兴川剧30周年演出周系列活动举行川剧名家名戏专场演出,已经78岁高龄的蓝光临压轴主演了经典折子戏《铁龙山》,演出地点就是成都市川剧艺术中心剧场,曾经的悦来茶园所在地。
    蓝光临是广安人,打小就在广安的“三三川剧改进社”学戏唱戏。1952年,他跟随剧社从广安出发,到重庆、合江等地演出。当时,恰逢全省召开第一届文代会,听说广安有一批娃娃唱得好,省上就想招到成都来。他还记得,走到内江就有人来接他们,听说去成都要坐火车,几个年轻人在旅馆里抱在一起又蹦又跳地欢呼。
    1953年10月,改学小生的蓝光临第一次在成都登台演出,地点就在锦江剧场——悦来茶园旧址上新建的剧场,那年他17岁。那天和他搭档的,是当时的名角男旦黄佩莲,演出《马嵬坡》。
    演出要排戏。蓝光临是青年演员,住在团里的宿舍。黄佩莲是老演员,买了房子住在外面。那时整个成都川剧院院部只有一辆自行车、一个通讯员,每次排戏通知人是一个难事。第一天黄佩莲没来,第二天也没来,到第三天演出前,黄佩莲4点多到了。没有接到通知的蓝光临,依旧照惯例5点多才到,因为这个时候演员才能进去化妆。那天一去,见黄佩莲已坐在后台,脸色有些微愠,蓝光临赶紧上前赔罪。还好,黄佩莲只说了句“没排戏不要紧,一会儿台上我将就你”。演出时,凭借黄佩莲的经验和帮衬,一点没出错。
    在蓝光临的记忆里,黄佩莲嗓子好是出了名的。“文革”过后,蓝光临和黄佩莲又搭档,依旧在锦江剧场,演出了《评雪辨踪》。
    “上个世纪50年代是川剧最红火的时候。”成都市川剧院目前正在修院史,据查证,当时在职员工有500多人,下分18个团,算是全国最大的戏剧团,云集了陈书舫、竞华、周企何、刘成基、刘金龙等著名演员。当时的锦江剧场,是一个走马转角楼围合的四合院。走进大门就是一个大天井。穿过天井,东南西三面是走廊,北面是一个月拱门。再穿过月拱门,又是带有假山、走廊、水池的天井,演员们练功就在这里。集体宿舍就在剧场旁的小街上,食堂则是现今盘飨市的位置,“中午都是两荤两素一汤,逢五逢十就加菜,有红烧肉、粉蒸肉、咸烧白……”蓝光临说,天天晚上都有演出,遇到春节、国庆等节日,每天还要演出三场。
    “川剧皇后”许倩云第一次登台,也是在悦来茶园。那还是新中国成立前,13岁的许倩云加入了三庆会剧社,与王成康合作《别洞观景》。
3
文化中心的故乡记忆
    华兴东街是李劼人出生的地
    方,刘心武诞生在育婴堂街,琼
    瑶在庆云街上的成都仁济医院
    (今成都第二人民医院)呱呱落
    地……据袁庭栋考证,不少文化人诞生在这片文化中心地。
    “年已九旬的我行动已感觉不便……我常常想,一个幼小的生命诞生、成长,今日已成为学识渊博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作家,我为你骄傲、自豪……盼望在我有生之年,你能回到故地,来我家做客,让我们团聚!”2003年初,一张贺年卡从成都寄往台湾,这是一位名叫段仪明的老人,回寄给台湾作家琼瑶的。
    原来,1938年琼瑶出生在成都仁济医院,段仪明曾是她的接生人。
    袁庭栋说,2002年一位成都记者到台湾采访琼瑶,她提到自己是在成都仁济医院出生。得知这个信息后,成都第二人民医院查找当年的档案,发现1938年前后,助产士段仪明在此工作。当询问老人是否有记忆时,老人想起当时曾接生过一对龙凤胎。
    那对龙凤胎就是琼瑶和她的弟弟。1937年,琼瑶的父母陈致平夫妇从北平逃避战乱来到成都,租住在暑袜街布袋巷。琼瑶4岁时,和父母返回湖南老家。可多年后,她依旧记得成都家门前的那一片菜花地。走出巷口,她和弟弟常去买白糕吃。卖白糕的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,不敢找他俩要钱,就坐在门槛上等,直到有人出来才拉着脸说双胞胎吃了他的白糕。
    成都在琼瑶的记忆深处。上世纪60年代,琼瑶写过一篇短篇小说——《流亡曲》,写1944年夏天湘桂大撤退中的故事。这篇小说,实际就是以当年他们一家从衡阳冲破日军封锁线,逃难到四川的经历为素材创作的。2002年底琼瑶打听得知为自己接生的段婆婆还健在,就在新年即将来临之际将自己最得意的作品《我的故事》从台湾寄给了段婆婆。书的扉页上,亲笔题字:“段老太太留念。琼瑶。”
    作家刘心武则出生在育婴堂街,那条街上曾有一个育婴堂。他从小听父母讲过,对“育婴堂”、“养生堂”就非常敏感。读《红楼梦》时,他也就特别关注秦可卿这个人物,关注她的抱养之谜,从而在研究《红楼梦》中独树一帜提出了以秦可卿为中心来探索《红楼梦》所反映历史真相的观点。20多年前,刘心武还曾专门跑到那条街,去寻找育婴堂的痕迹。
    虽然8岁就到了北京,但刘心武骨子里还是把成都当成故乡,他的小说《四牌楼》很多地方就是在写成都。
[延伸阅读]
他们,不应该被遗忘
    袁庭栋告诉记者,在未修建红星路之前,四川日报社所在位置是在藩署街,清代的藩台衙门——布政使司就设在此处。因有这样一个全省行政中心的存在,周围聚集了很多文化人,他们或在此居住、或在此聚会。岁月变迁,一些曾经灿若星斗的文化名人,有一些已逐渐被人们所遗忘。
    袁庭栋说,有“蜀中第一书家”之誉的顾复初,是清末流寓成都的著名学者,住在桂王桥西街的小墨池山馆。40年间,他在成都留下了大量的诗篇和墨迹,如望江楼、草堂的名联,不少出自他的手笔。
    著名的编辑出版家傅崇矩则住在桂王桥北街,在家中他创办了成都第一家算学馆和宣传西学的《算学报》,还是用木版刻印。后来,他又创办了成都第一份使用白话的《启蒙通俗报》。傅崇矩的家也是公益性阅报公所,提供80多种全国各地的报刊和几种日本、香港报纸免费给市民阅读。傅崇矩还开办了成都图书局,并在图书局里放映电影。他还编写出版了一部清末成都的百科全书——《成都通览》。“傅崇矩开创了很多风气之先,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。”袁庭栋说,可惜在四川却没有一位学者研究这位文化人,反而是国外有学者在专门研究。
    民国时期著名学者与诗人林思进的霜柑园就在爵版街。在民间,这条街叫做脚板街,是他给爵版街正名。林思进倡议创立四川省图书馆并自任馆长,先后在多所学校任教,穿着长衫马褂在华西大学执教20多年。



日期检索
版次导航
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
要    闻
天    下
视    点
特    刊
区域新闻
经济新闻
时政新闻
社会新闻
文体新闻
天府周末